悔的是不该把这个说出来搞得自己父亲母亲都下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众彩网网站登录 >
众彩网网站登录

悔的是不该把这个说出来搞得自己父亲母亲都下

来源:众彩网网站-众彩网彩票专家 发布时间:2018-06-06
内容摘要:只有王晓云在旁边轻哼不语,她是燕京王家出身,眼中怎么会有区区魏子方呢。 我早就说了,家里小孩,就以小安小宁还有
只有王晓云在旁边轻哼不语,她是燕京王家出身,眼中怎么会有区区魏子方呢。
 
    “我早就说了,家里小孩,就以小安小宁还有小旭最有出息。”奶奶突然开口道:“陈凡,你还不快把车钥匙还给你二哥,并且向大哥二哥道歉?”
 
    “没错,道歉!”二伯母接着道。
 
    “是啊,小凡,快给你哥道歉!”小姑夫道。
 
    面对诸多长辈看过来的目光,以及面沉如水的大伯。
 
    这一次,没有人再给陈凡开口求情了。
 
    连陈怀安都欲言又止,最终长叹一声,他对错过魏子方这件事,也甚为叹息。
 
    “小凡,你这件事确实做差了,兰博基尼算什么,送给你就是了。但魏子方可是涉及到大哥以后的仕途之路,岂是区区几百万能弥补的?”
 
    陈旭故作叹息的摇头,满眼幸灾乐祸。
 
    诸多长辈尽数望着堂下少年,有嘲笑、有气愤、有快意。陈恪行又气又怒,只觉对陈凡失望透顶。连王晓云也不好开口,这件事终究是自家小孩做错了。只有安雅担忧的站在陈凡身旁,心疼的看着他。
 
    这一刹那,陈凡仿佛被全世界都抛弃了。
 
    但此时,他却傲然抬头,冷笑一声道:
 
    “道歉,你也配?”
 
    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谢书友160529的4000。谢谢谢星ξ火盟主、土豪123、中二乃本王本质的1000。谢谢心疼了岁月、手偶胡家族、余音未散花开终惟败、夏雨晨露、冬夜飘雪已凋零、我作茧自缚、HZ336699、逐梦者、westmin的500。谢谢青松道长、大司马2016、尼莫v、叫你偷看本主公洗澡、无聊游民、人生如梦我为梦中人、缘之空、天门张港镇、马社长祝你发财、积分卡鼓励扩、714611qdcn、书友160829、血腥爆炸者、书友130915、竹林jq、小圣贱声、klymt的打赏。
 
    谢谢大家,第二更完毕,唔,最近剧情有点郁闷,但放心吧,大高潮马上就来了O(∩_∩)O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三十三章 家族年会
 
(PS:唔,经过大家提醒,上一章末尾的‘我不服’已经改成‘道歉,你也配?’。我不服这句确实有点中二,不符合陈大师的心性和五百岁的年龄。都是作者写的时候疏忽了,向大家道歉呢...谢谢‘水郁森’道友指出来,万分拜谢,顺便起点已经改了,外站的朋友如果想看改后的版本,可以到起点来呢O(∩_∩)O)
 
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
 
    陈旭脸色一变,没想到陈凡竟然当场翻脸。
 
    场内的气氛瞬间凝固住了,二伯母等人也都有些手足无措,他们平时指责老三家惯了,什么时候见到小辈也敢这样当场骂回来?
 
    “陈凡,你怎么对长辈说话呢?”大伯陈政行脸色一沉,严声道。
 
    “大伯,我敬你是长辈才这样叫你。”陈凡背着手,无视众多惊骇的目光,冷声道:“区区一个魏子方就让你们逼着我低头道歉?”
 
    “我是你们的亲侄子,我爸是你的亲兄弟,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亲戚?但亲戚、长辈就是这样的?是不是魏子方让你和我断绝关系,你就不认我这个侄子了?”
 
    陈凡这话太尖锐了,以陈政行的城府也受不住,当场脸色铁青,大伯母更是急着道:
 
    “我们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?”陈凡冷哼道:“在你们眼中魏子方可能是天之骄子,需要攀附结交,但那是你们的事情,与我何干?因为我不理会他,就要给你们道歉?”
 
    “这是什么道理,请给我解释一下!”
 
    陈安和陈宁等人闻言,都脸色大变。
 
    他们从没想到,原先柔弱可欺的陈凡,竟然会如此锋芒毕露,横眉冷对。
 
    陈宁心中又气又悔,气的是陈凡丝毫不顾亲戚面子,当场翻脸。悔的是不该把这个说出来,搞得自己父亲母亲都下不来台。
 
    很多事情,只能做不能说的。为了攀附魏子方,而牺牲掉亲戚的脸面,这拿到哪去说,都是说不通的。
 
    “好,好。”大伯气的手都在发抖,不看陈凡,而是直视陈凡父亲道:“老三啊,我没想到你会教出这样的儿子来。”
 
    诸多长辈也纷纷看去,他们根本不屑和陈凡这等小孩理论,直接找到家长头上。
 
    陈凡站在那不动,他心中对自己的父母信心十足。
 
    他的父亲一身文人傲骨,最恨趋炎攀附之事,否则早就向燕京王家低头,成王家的东床快婿了。
 
    果然,陈恪行虽然脸色难看,但还是沉声道:“大哥,小凡虽然无礼了些,但说的也有些道理。小安向上走最终要靠自己一步步脚踏实地,结交贵人之类,终究是小道。”
 
    “你!”
 
    陈政行气的血都吐出来。
 
    这家子都是什么样的臭脾气啊!活该混成这样!
 
    “好了,到此为止!”老爷子一拍桌子,低喝道:“都是亲兄弟、亲叔侄,闹成这样,给外人看笑话吗?”
 
    见老爷子发飙了,众人瞬间都安静下来。